男子为多赚钱干快递员 才三个月猝死在送货上

  •   他们是我们生活中最熟悉的陌生人,他们穿梭街头巷尾,驮着大小包裹频繁出没在我们的口或是办公楼里,也许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,见面只是简单招呼一声“我这里有快递”或是“有我的快递吗”。

      也许,他来的上堵了很久的车;也许,他刚搬完一箱很重的货;也许,他今天忙得连吃饭都顾不上……他的名字叫快递员,这三个字是我们对他全部的印象,但我们的生活已经离不开他。

      昨天中午,杭州朝晖国都发展大厦1号楼16层里,才干了三个多月快递的邱厚金,悄无声息地倒在送货上。

      昨天中午11点30分左右,在杭州朝晖国都发展大厦1幢16楼办公的小郭准备出门跑业务,一出门惊呆了,正给公司送货的快递哥悄无声息地倒在楼道里,小郭上前摸了摸,发现人已没有脉搏了。

      就在20分钟之前,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主管鲍峰,还接到过快递员邱厚金的电话:“你好,我是送快递的,你们公司的货到楼下了,不好意思,今天货太多,我就一个人,麻烦你们派个员工下来接货。”

      随行付是个卖POS机的销售公司,昨天,这家公司有200台POS机走快递到货,邱厚金负责送货上门,货物有20箱,要一点点搬到国都发展大厦1号楼16层随行付的办公室里。

      不过对于快递员,跟很多人一样,鲍峰也知道他们的辛苦。所以鲍峰让员工借来小推车下楼准备帮忙搬货。

      11点17分,鲍峰手机又响了,还是邱厚金:“他说现在有人下去接货,一个推车只能装5箱,他负责送货上楼,但想跟我确认下看货的是不是我公司的员工,说着就把电话递给了我们同事,让我核实确认。”

      “他不是常来公司送货的快递员,因为我们很少收大货,这人是第一次见,但他负责的工作态度让我很。”

      鲍峰说,邱师傅开车送货都是一个人扛,但他动作麻利,步子很急,上下两趟送了10箱货,没想到这一次刚出办公室门就倒下了。

      “我们看了视频,快递员出16楼随行付的大门,突然捂着胸口,走了五六步就慢慢倒下了,当时发现他的人叫了救护车,大概是11点40分送去浙江省人民医院的。”昨天中午,在国都发展大厦楼下的门卫杨师傅说,这个快递员来大楼送货不到半年,每次都一个人开辆面包车,装满满一车货来,看他搬货觉得挺辛苦的。

      昨天下午,记者赶到浙江省人民医院抢救室,邱师傅没能再醒来。医生和都说,邱师傅送来的时候已经晚了,猜测可能是心源性猝死,人已经送去太平间了。

      在抢救室门外的休息区,邱师傅的妻子小郑一声声地哭喊着,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。前一天晚上还和自己逛超市,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男人,怎么说没就没了。

      在小郑眼里,37虚岁的邱厚金是个好男人。这个男人的好不仅在于他扛起了家里的重担,还在于他的温柔和体贴。

      “老家的钱都是他赚来寄去的。你看,他自己用几百块的手机,却给我买了2000多元的新手机。”

      今年是邱师傅的本命年,他老家江西玉山,和妻子育有一儿两女,大女儿甜甜12岁,小儿子鹏鹏才7岁。夫妻两人本来在临安节能灯厂上班,为了多赚点钱养活老家三个娃,今年,他们在杭州彭埠租了房,邱师傅转行干起了快递。

      “老公工作才3个多月,每天早上六点半出门,晚上点才回来,一天三餐全在送货的上吃,刚干的一个月,他说送快递挺累的,后来就没听他再抱怨。”小郑说,她在四季青服装市场帮人看店,收入不高,养活一家老小的重担基本落在丈夫身上。男人这一走,小郑除了悲伤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    目前,大多数正规快递公司在招人时都有体检,每年也会分批次安排体检,邱师傅所在的公司也这样。只不过这些都是常规体检项目,之前也没听说过邱师傅有什么毛病。邱师傅干快递还不到四个月,常规体检也一切正常的,这次走得实在突然。(记者 施雯 文/摄)

    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