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历快递员的一天每天12小时 他怎么赚钱?

  •   东方网8月24日消息:据《申江服务导报》报道,“普通快递员一个月收入竟然过万!”一则帖子一经公布,便引来网友热议。在羡慕如此高收入之余,也有不少人称他们赚的是“黑心钱”。果真如此吗?快递员收入真的那么高?除了送快递,他们每天生活又是如何的?

      8:15,快捷速递公司业务员王奇从睡梦中惊醒:“起晚了!来不及吃早饭了。”他披上大衣,挎上背包就往外冲。根据,他必须在8点半前要从泰兴附近的棚户房骑着助动车赶到昌平站点,开始一天的生活。

      8点半,货车已到达站点,业务员们赶忙上前卸货,并查看面单上收件人的地址,按各派送员所负责的区域,将快件放至印有名字的篮内。分完后,业务员举手示意拿着扫描枪的小钱过来扫描派件记录,嘀,嘀……”“嘀,

      8:53分,扫描结束,共334件。“中午还有一批航空件会过来。”据该站点孟姓负责人介绍,每天来这里的快递有600多件,其中三分之二是公司客户下的单,其余则为普通散户。“我的件已经扫好了吧?”王奇凑上前问。确认后,王奇背上快件包,穿上工作服,登上助动车。一旁的业务员小赵告诉《申》报记者:“到了居民小区我们就要把衣服脱下,因为保安一看就知道我们是快递员,会把我们拦下来,(送件)速度就慢下来了。”

      “今天15份,不多,太好了。”即便是农历小寒,王奇依旧不戴手套和帽子,手上都是冻疮,握他手感觉像扫帚般粗糙,“戴手套太麻烦,要脱上脱下的。回家擦点甘油就好。”

      王奇负责的区域是江宁、新闸、南京西等地。此时正值上午9点整,王奇选择的第一站是较远的江宁亚盛大厦。据他介绍,如果先送离站点最近的武定和一大厦就得花半小时等电梯,“这里电梯很慢,9点多排队的就有十几米长,一直到门外。”

      来到亚盛大厦,他前往某层楼的一家公司。楼面上有一位50岁左右的男保安,抬头见是王奇,便继续低头看。“你好,林先生的快递。”保安头也没抬,签了字,把面单最的纸撕下给王,继续看报,全过程10秒钟也不到。“早就习惯了,他们不想看我们呗。”王奇笑道。

      到了另一层楼面,记者要求客串一回快递员。当记者推门进入后,前台小姐叫道:“哎呀,你快点把玻璃门关上呀,冷死了!”接下来收了快递,小姐道:“喂,出去别忘把门带上!”

      10点后,王奇手上还有3份快件,都是送到新闸831号。“这幢楼最麻烦,因为那是商居两用的大楼,每天都有快递,但里面有的公司是10点以后开业,有的居民还要17点下班才能收,我还得做留件处理,或者多跑几趟。”

      下楼时,刚巧碰到了同事小刘,王奇很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“王哥,您的件错分到我这里了,我是过来送货的。”听了省刘的话,王奇才打消严肃的表情:“那就好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你看到他那么?”面对记者提问,王奇苦笑道:“老实说,我们不喜欢送派送件,每送一份才赚5毛,利润太薄了。我一天送得再多也就30元左右。可收件却不一样,我们地盘意识很强,即便再好的同事,如果到我这个区域来拉生意,我会举报到公司罚他钱。”

      10:45,王奇的15份快件全部送完。他显得格外轻松,因为公司,所有快件中午12点前基本都要送完,而签收单只要在下午2点前到站点扫描一下就行。

      王奇的家有两间,都是在临近泰兴的老式里弄里,一间是底楼10平方米的屋子,每个月租金需要800元;另一间则是对面三楼的20平方米单间,租金每月1100元。楼道十分狭窄,且很陡,必须得扶着栏杆走。在阁楼间的缝隙,有时还可以看到鼠尾。但就这样的房子,光租金合计要1900元,若按王奇派送快件5毛/件来算,他每天至少要送127件才能抵扣。而今天他只送了15件……

      王奇推开桌子上堆积的快递面单,吃起了午饭。今天的午饭是8元钱的炒面,他嫌味道不好,吃得很慢,此时王奇的电话铃响了,他应了几声后随即拿出另一个手机:“老周啊,××报那边有个快递你去送一下,下午3点一定要送到莘庄的。”挂断电话,他笑道:“光靠上午送件那点钱,我要喝西北风了。其实我一方面是快捷的业务员,同时我也是另一家小快递公司的老板。”

      王奇今年31岁,江苏宿迁人。2000年,只有初中学历的他来到上海,开始倒腾特价机票。“那时飞机票都是‘暗折’。”2003年起,特价机票开始明码标价,生意越来越难做,为了,他就跟着堂哥开始做快递。为了争取客户,他们印了名片,到各商场里散发。

      王奇的第一桶金是给梅龙镇伊势丹某品牌服装送货。“那次这个品牌的服装要从华亭伊势丹调到梅龙镇这里。但工作人员走不开,就叫王奇去送。“那次是送一件2000元的衣服,运费是8元,赚了4元,挺好。”

      2006年,王奇自己成立了速递公司,说是速递,其实主要是靠转单做“中介”为生。“比如客户要从上海快递一件东西到安徽,我们按市场价每件收费10-12元。但我们没法送到安徽,于是就借助几家比较有名的快递公司。内部价是每件6元。其中差价就是我们赚。”也就是利用这样的方法,头几年王奇和2名手下每个月能净赚3000元左右。

      随着上海消费水平日益提高,光是这些利润显然没法养活家人。2009年,儿子上小学了,王奇便要求加盟快捷做业务员,“派送这里多少可以赚一点,其次我主要可以利用快捷公司的运输网络,收更多的单子,有的还可以转单套差价。”去年末,上海一家都市报要求王奇上午7点去接6笔单子,是向崇明、嘉定、青浦、金山、奉贤、闵行等区县各快递200份,且必须当天到达。“区域太分散了,光我和两个老乡根本没法做。”那一次,王奇共收取了700元(送往崇明县那单加收100元),其中4单以每单60元转让给别的快递公司,自己送了崇明、嘉定两单。除去成本,共赚得300多元。

      “不过有时碰到奸商也得赔钱。”有一次,王奇接到一笔单要从静安区送到浦东外高桥保税区,一个小时内必须送到。“按说市场价也只要35元,可我忙不过来卖给一个大快递公司,那业务员狮子大开口问我要50元,他知道我有求于他,所以乱开价。因为业务员有自主定价权。”

      晚上9点,王奇忙完后回到家中,结算了一下,赚了300多元钱。为犒劳一下家人,王奇特意租了张《剑雨》的碟回来放。片中角色江阿生愣头愣脑,每天到城门口帮城外人递东西给城内人。“爸爸,这不是你干的活吗?爸爸上电视了!”王奇笑了,虽说白天挨了保安们的白眼,但在儿子心目中,他是个英雄。可戏到后面,江阿生原来是出身名门的剑客张人凤。儿子又说:“爸爸,原来你会武功啊!你们都会武功吗?”王奇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      儿子已经小学二年级,在威海的一所小学读书,成绩中等。妻子也怀上了第二胎。王奇曾问儿子长大想做什么。“像爸爸这样!”王奇听得心酸,“爸爸工作太辛苦了,你好好读书,别像爸爸这样。”

      1月7日清晨,王奇从包里拿出昨晚买回的4本字典、词典放在儿子床头,然后背着包出了门……